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产权 >> 研讨 >> 正文
周春芽剪羊毛2650万落槌创个人最高纪录
作者:新浪网   新浪收藏   2011-11-18
 
2011年11月16日下午,中国嘉德秋拍《中国油画》专场在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开拍。周春芽《剪羊毛》以2000万开始叫价,几番出价之后,最后以2650万的价格落槌,创造了周春芽个人最高价格记录。此前拍品的估价为估价待询。
 
作品简介:
 
《剪羊毛》是周春芽的早期代表作,是继他1980年创作的《藏族新一代》,在1981年元旦开幕的《第二届全国青年美术作品展览》上获奖之后,于1981年8月完成的。
 
《第二届全国青年美术作品展览》是中国艺术转折时期标志性的展览之一,这种标志性在于:中国官方艺术标准,由深受苏式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影响的革命现实主义,向欧洲经典现实主义的回归。在这个展览上,罗中立的《父亲》,何多苓的《春风已经苏醒》,周春芽的《藏族新一代》等作品获奖。包括此前陈丹青《西藏组画》的完成(1980年10月于中央美院陈列馆举办的《1978级研究生毕业生作品展》中展出),都标志了一种强调人性(对身边小人物的关切)和真实(生活本来场景和艺术家个人感觉的真实),以及画面结构丢弃苏式现实主义的戏剧情节性,着意瞬间生活场景的模式。应该说,由于当时的社会情境,《父亲》在社会上的影响最大。而《西藏组画》除了现实主义模式的回归,还由于陈丹青格外对正宗欧洲油画技艺的追溯,所具有学院意义上的“学术性”(注),而在油画界影响深远。三十多年过去了,现在看《父亲》、《春风已经苏醒》、《藏族新一代》和《剪羊毛》,正是这些作品并非遵循经典欧洲现实主义的模式,和油画的“学院学术性”,而具有独辟蹊径和更个人化的试验意义。如《父亲》对美国超级现实主义的借鉴,创造出纪念碑式的中国农民肖像。《春风已经苏醒》受美国怀斯风格的影响,创造并延续了一种中国文人气质的伤感情调。周春芽的《藏族新一代》和《剪羊毛》,虽然也受过后印象主义的影响,但他创造的那种热烈而厚实的色彩和造型,对当时超越伤痕艺术的时髦画风,追求更具有审美意义的醇厚乡土风格,无疑起到先锋的作用。
 
1980年到1982年,正是伤痕艺术大行其道的阶段。在批判“四人帮”政治需要的形势下,大量的作品流于改头换面的革命现实主义模式,如主题先行——即在没有个人感觉的状态下,把题材换成流行的政治内容。以及戏剧化情节,原有的苏式油画技艺等等。但周春芽在1980——81年创作的《藏族新一代》和《剪羊毛》就没有陷入伤痕艺术的潮流。他在谈到《藏族新一代》、《剪羊毛》时说:“当我离开体验生活的草地以后,很多具体的事情很快就淡忘了,留下来的只是草地上强烈、浓厚的色彩。藏民纯朴粗犷的形象,以及贯穿这些的色彩和形象的线条。”“我第一次去草地,印象最深的就是我的油画《藏族新一代》中的那五个小孩。第二次去草地留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剪羊毛》中的藏族妇女。”陈丹青的《西藏组画》的产生,或者说从此开始的被称“生活流”、“乡土风”的潮流已逃出政治情绪,关注更深一层的审美意识,诸如纯朴、粗犷,乃至油画技法的非苏化,都是伤痕艺术的深化。事实上,乡土风格依然是经典意义上的现实主义,而周春芽的《藏族新一代》和《剪羊毛》在某种程度上超越了现实主义,通过描绘藏族生活场景,更倾心于表达他感觉中特有的热情和厚实这些属于审美范畴的感觉,在语言和技艺上对油画做出了更个性化的试验。
 
如果说《藏族新一代》还带有革命现实主义的痕迹,诸如“新一代”的主题,画面人物表情有类似文革红光亮风格的“标准笑容”,以及画面结构与六十年代温葆《四个姑娘》的某种相似。到了《剪羊毛》的完成,春芽早期的艺术追求显现得就更鲜明了。比如通过剪羊毛的场景,作者更自觉地强调了他感觉中留下“强烈、浓厚的色彩。藏民纯朴粗犷的形象,以及贯穿这些的色彩和形象的线条。”《剪羊毛》画面中绝少人物形体的细节,更是回避明暗和虚实的变化,以加强画面人物在体积上的整体和厚重,以及用三分之一人物上衣和羊的白色块,来衬托他极其钟情的褐色调,尤其厚重和热烈的大笔触,都能让人一下子感受到作者浓郁和热烈的情感表现。
 
此后,周春芽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喜欢使用热烈的褐色,周还为自己的女儿取名褐褐。包括热烈、厚重的大笔触,一直都成为周春芽作品的重要标识,成为他对自己个性一种自觉的表现。如果从周春芽的《剪羊毛》一直看到他今天的作品,我们会发现贯穿周春芽所有作品的这种特点。强调这一点至关重要,我们在艺术史上经常发现,一些艺术家在不同时期的创作上,常常会出现风格上的不连贯性,或者象苏珊·朗格说的一个摄影师作品在题材与题材之间的巨大鸿沟。就如同摄影师在接受不同拍摄任务和题材,忽略了自己对不同题材处理上个人感觉的连续性一样,某个时间段的意识形态或者时髦画风的功利时效,多少都会影响一个艺术家的创作。只有那种忠诚于个人感觉表达的艺术家,才能超越某一时间段的风尚,在不同题材的转换中,凸显出自己具有审美意义的个人感觉。
 
编者注:学院意义上的“学术性”或者“学院学术性”,是指中国的美术学院自接受了苏联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后,早年把马克西莫夫带给中国的创作方法和油画技艺作为圭臬。八十年代初,反省文革及其苏式艺术模式,陈丹青的《西藏组画》首开向欧洲19世纪现实主义和技艺溯源的线索。伤痕艺术实际也是从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模式,回溯到巡回画派的批判现实主义。到了靳尚谊和杨飞云先生,1980年代中期学院写实油画,又开始回溯到18世纪的欧洲古典学院主义。现在我们还可以看到,有些画家在作品中寻找文艺复兴式造型、构图的稳定和庄严。而且,从七十年代末期,油画界就成立了油画研究会,后来改成油画艺术委员会。中国尤其以学院油画家为主,把油画的“正宗油画味”作为艺术的方向,并称其为“学术性”。这是中国油画界一条特别的线索。
 
 
 
【责任编辑:韩凤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