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产权 >> 资讯 >> 正文
汉唐交易所停牌后续:现在无钱可退
作者:巢新蕊   经济观察报   2011-12-17
 

10月下旬,汉唐艺术品交易所有限公司(下称“汉唐交易所”)执行董事郑惠文在天津的一次大宗商品论坛上侃侃而谈:“我们是一家交易所集团,参、控股的交易所达几十家。”

 

然而一个月后,《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下称“38号文”)下发,因涉及T+0、电子撮合、集合竞价等交易模式,汉唐交易所于11月22日停牌。立时,郑惠文成为该交易所投资者们追逐并寻求解决停牌所遗留问题的对象。

 

12月13日,郑惠文对本报称,汉唐交易所194位份额持有者中已有20多位与其达成共识,同意将其资金两年后保本加年收益10%退出。截至发稿,记者并未找到上述与其达成共识的投资者。

 

但大多数投资者对上述方案并不“买账”。据记者了解,作为北京市第一家从事艺术品份额交易的交易所,汉唐的纠纷已引起了北京市清理整顿交易场所领导小组的关注。

 

按计划,12月底前全国各地政府都要将清理整顿交易场所的方案报国务院备案。目前,北京市金融局几乎天天接到汉唐的投资者咨询进展的电话。

 

五种方案之外

 

12月8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参加了汉唐交易所在北京举行的投资者沟通会。郑惠文与几十位投资者隔桌相议,其称大部分发行款已被艺术品原所有人和保荐商领走,在无钱可退的同时,请投资者在他提出的五种方案中选择一种,或提出其他解决路径。

 

郑惠文提出的五种方案包括:1.拍卖;2.将上市品种交由基金公司负责,逐年退出;3.转板香港市场;4.采用T+5交易模式;5.将书画类的上市品种拆分为单幅作品作为交易品种,同时采用T+5交易模式。

 

目前汉唐交易所发行的《白玉链瓶》、《翡翠百财》、《匡剑油画》、《晓鲁油画》和《冠中版画》5件份额产品中,艺术品原所有人和保荐商共持有《匡剑油画》、《冠中版画》各30%左右的份额,其余作品各10%以上的份额。交易所总发行额5200多万元,但大部分作品二级市场价格已低于发行价。

 

郑惠文提出的“由基金公司负责”方案是指,投资者按买入价将份额交给基金公司管理,然后逐年退出,交易所保证投资者每年5%-30%的收益,也会将作品原所有人和保荐商作为投资者应得的部分优先支付给其他投资者。郑惠文强调,直到其他投资者的损失被填平,作品原持有人和保荐商才能拿到款项。如果几年后其他投资者的损失还不能被填平,汉唐会帮投资者找一家公司“赞助一下”,把剩余的资金补足。

 

上述被郑惠文称为达成共识的方案,其实与“由基金公司负责”方案很类似。只不过因郑惠文没有找到合适的基金公司,遂找了国内一家做艺术品投资的投资公司来接手。

 

目前汉唐交易所194位份额持有者5000多万元投资款中,机构投资额(主要系保荐商出资)占20%,散户投资额最少的十几万元,最多投入200多万元。截至12月13日,郑惠文称已有两位投资者同意转板香港,已有20多位与其达成共识,同意两年后保本加年收益10%退出。

 

然而,在汉唐投资者QQ群里,至少有70多位投资者依然坚持要求汉唐交易所按发行价或买入价即时退款。“现在国家在关注我们,投资者的利益还容易保障,两年后大家都没声了,那时谁能保证其承诺兑现?”一位北京的投资者告诉本报。

 

汉唐交易所选择的上市品种来自于一本收藏行业杂志的推荐。除《晓鲁油画》外,更多投资者认为汉唐其余艺术品升值空间不大,因此不管是找机构接手还是拍卖,还是“T+0转T+5”,他们都认为难以收回投资。

 

郑惠文称,目前汉唐的账户余额不足100万元,无钱可退。汉唐交易所已对两家保荐商北京永昌和顺文化传播中心和北京天河嘉泽投资有限公司提起了诉讼。目前上市作品保管在皇城艺术品交易中心。

 

个人投资者三条路径

 

目前,机构投资者已表态,由汉唐交易所决定转型方案。

 

上述北京的投资者认为,个人投资者只有三条路径可选:一、私下向作品原所有人和保荐商追款;二、请求政府介入;三、对作品原所有人和保荐商、汉唐交易所启动诉讼程序。

 

而当前,保荐商方面不接电话,政府细则尚未出台,投资者们尚未找到合适的律师。

 

汉唐交易所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批准,在北京市工商局注册。最新工商资料显示,公司2011年3月29日成立,注册资本5000万元,其中郑惠文个人出资4500万元占90%,其余由北京国脉互联电子政务技术研究院出资。

 

公开资料显示,郑惠文先后在香港正大世纪国际投资集团公司教育投资部、国际投资部工作,目前是中国注册理财规划师协会秘书长。

 

在国内60多家文交所中,真正取得国家级认可的仅有北京文化产权交易所等四五家交易所。目前,天津文交所、泰山文交所仍在正常营业,有国资背景的陕西、郑州等文交所已向投资者退款。但汉唐交易所属民营性质,其投资者和停牌已8个月的深圳文交所的投资者“退款”呼声最高。而与深圳文交所相比,汉唐交易所又是因38号文下发而停牌的典型。

 

汉唐交易所成立时,上海、天津、深圳等地的文交所已成立,市场已传出文交所可能将受整顿的消息。但郑惠文与文化部等各部委沟通后认为,国家不会取消文化艺术品交易所的形式。

 

目前北京市有国营交易场所20家左右,民营类交易所30多家,其中文化艺术类有五六家。记者得到的消息显示,北京市相关领导小组不会只针对汉唐交易所出细则,而是统筹考虑。“问题的根源还是在于汉唐交易所的作品是没有太大艺术价值的。”上述北京的投资者说。据了解,国内60多家文交所中,多数上市品种都未经权威机构评估。如果作品真正有价值,拍卖也好、转板也好,投资者都能拿回大部分资金。“国家清理整顿之后,首先应该要保证这些交易所上市的作品都是有价值的,然后再决定到底要开几家交易所,采用什么交易方式”,上述北京的投资者称,只要能退款,他宁愿承担10%的损失,当作自己从投机者转为投资者的学费。

 

 

【责任编辑:韩凤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