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产权 >> 研讨 >> 正文
纽约专家:艺术市场在未来一年内或暴跌
作者:朱洁树   东方早报   2012-01-07
 
“如果接下去一至三年有一波市场缩水,你完全可以利用这个机会以相对的低价,建立起一笔正儿八经的收藏。”
 
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三年后,全球经济再次笼罩在衰退的阴云之下。
 
一方面,由于希腊经济形势仍在恶化,其减赤能力日益受到质疑。另一方面,美国继续“寅吃卯粮”的发债行径,为全球经济埋下了更大隐患,这些情绪会否影响到整装待发的艺术市场?
 
VIP艺博会总监、《交易的艺术》一书作者诺阿·霍洛维兹(Noah Horowitz)接受了《纽约观察家》的采访。
记者:从你的书中得到一种印象,在不稳定时期,艺术市场和艺术共同基金可能比以往更加强大,因为它们是一种避险工具。对不对?
 
诺阿:我认为这种说法是对的。随着金融市场的波动,黄金价格立马急速蹿升。艺术品也能发挥类似作用,作为一种持久性的商品,在这种情势下它对于人们是有吸引力的。
 
记者:那么艺术品价值为什么会缩水呢?
 
诺阿:艺术总是跟随财富。如果我们社会精英阶层的财富水平下降,也将影响到艺术品的价值。 我想,你肯定是想到了2008年下半年和整个2009年发生的情况,当时遭遇了一个巨大的流动性紧缩,没人愿意把作品拿到市场上,因为再没有一个地方能轻易卖掉一幅画,流通变得困难,市场变得干涸,价值因此缩水。我认为,这也可能在接下去的一两年中再次发生,关键要看事情往哪方面发展,但我依然确信这也要看中东和东亚买家的动向。那些地方也许和欧洲、美国正在发生的金融波动更为绝缘。市场在接下去几年中维持自身的能力,也许就得依靠来自那些地区的新买家,过去两年中,他们一直活跃。
 
当然,很多东西都关于一个预期的心理,如果买家担心他们买的作品因为卖不出去而贬值,特别是在拍卖会上,市场也许会经历波折。
 
如果拍卖会开始绩效不佳,可能会引发负面的连锁效应。但是我得说我们还没有到那一步。现在人们只是提起警觉,等待着看秋天会发生什么。
 
记者:还有什么可以作为艺术市场的晴雨表?
 
诺阿:美国的政治气候,黄金价格,还有亚洲等地的金融市场健康发展。
 
记者:艺术市场有没有哪些部分特别抗波动?
 
诺阿:我们见到一个庞大的年轻艺术家群体正在崛起——如果市场上有任何部分可能有松脱的危险,我的主观猜测是,年轻艺术家作品比大师作品也许会更脆弱。大师的供应一向是细水长流,人们会愿意把资产放在这些方面,真正的巨作即使在困难时期也会卖得掉。而在广泛层面上,更年轻的,未经市场长期测试的当代艺术品,也许会面临缩水,因为它的供应过剩,而价格尚未固定。
 
很多时候,他们的作品价值仰赖于一拨画商和藏家活跃的买卖,如果因某些原因,市场开始干涸,那么价值就会缩水。你看到达明·赫斯特2008年那场著名的苏富比(微博)拍卖,此后一切就归于沉寂了。一切的走势都有一个周期,抵达那个高点,然后当所有的拍卖行和画廊充斥着他的作品,一切就结束了。高古轩现在想出了新的方式,在明年把很多很多圆点画推上市场。人们会关注它,依然将赫斯特作为市场的风向标。
 
记者:我们还应该关注哪些画廊?
 
诺阿:高古轩是一个特例。很多人会关注FIAC和Frieze艺博会在10月的表现,然后是10月至11月主要的拍卖会。如果金融市场波动得更厉害,这些艺博会也许不像人们期待中那么给力,那么市场可能面临进一步缩水。所以我想秋季的大集市将被看做市场的晴雨表。
 
记者:亚洲市场似乎与金融波动相对绝缘。这会成为它们的机会吗?
 
诺阿:2009年期间,很多非常精明的画商和藏家以非常低廉的价格在拍卖会上、在私下里收到了很多艺术品。这些人大多是西方的画商和藏家。但你可以想见,这对于富有的亚洲藏家也是机会。如果接下去12至36个月有一波市场缩水,你完全可以利用这个机会用相对低廉的价格,建立起一笔正儿八经的收藏。
 
我认为关于亚洲,有待观察的一件事是它们的市场究竟有多深。很多藏家和画商在香港艺博会上带回了非常好的印象。当然,一次经验不能代表一切,我认为亚洲市场还有很多发展的空间。
 
记者:鉴于2008年的教训,某些人或会考虑这一策略?
 
诺阿:重点是“某些人”。我认为非常精明有智慧的人也许会这么想,他们,很可能会在长期的维度内有所收获。我认为大部分人不可避免地会随波逐流,只看到眼前的利益的缩水。我只是说,一些精明的人也许现在这么看。但是就像金融市场,艺术市场在接下去的12个月内也可能遭遇暴跌。
 
 
 
 
 
【责任编辑:韩凤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