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概网资讯 >> 展会报道 >> 正文
西丽·娜沙特:女性、伊朗与诗歌
作者:概.中国   概.中国网   2013-04-13
 

林冠艺术基金会(北京)推出国际著名伊朗裔艺术家西丽•娜沙特个展“列王纪”。作为娜沙特在中国的第二次个展,此次展览将展出娜莎特新的摄影系列和影像装置作品,作品以静穆严谨而感性诗意的视觉语言与音乐、诗歌、历史相互交织,展示了丰富的政治和哲学内涵。

西丽•娜沙特在发布会上介绍自己的作品和创作背景

西丽•娜沙特是伊朗裔美国人,1957年生于伊朗加兹温,1974年移居美国学习艺术。受1979年爆发的伊朗伊斯兰革命的影响,娜沙特开始了艺术创作。1995年,凭借其标志性的在黑白影像上书写波斯文的系列作品《阿拉的女人》,娜沙特跃升至国际舞台。1999年,她的影像装置作品《狂暴》 (Turbulent,1998)获威尼斯双年展金狮奖。2009年,她执导的《没有男人的女人》又一举摘下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银狮奖。

西丽•娜沙特的创作主题都和政治有关,也带有鲜明的女性主义特色。她说自己一直处在不断的漂泊和适应之中,每一件作品都是对上一件作品的反叛,形式多变。和伊朗艺术家一样,她的作品表达了在艺术和政治中的两难境地,其中既包括西方与东方、传统与现代的冲突,也包括文化与自然、神话和政治、暴力与诗意之间的对抗。而在双方对抗之中,历史一次次重演,没有最终的获胜者。

《没有男人的女人》获得2009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银狮奖

此次展览名为“列王纪”,灵感来自于伊朗同名史诗《Shahnameh(列王纪)》。这部由11世纪诗人菲尔多西所作达6万多联押韵对句的鸿篇巨制,讲述了从创世开始至7世纪伊斯兰帝国征服波斯的历史。正如《列王纪》中记录的伊斯兰征服波斯的悲剧,2009年6月,数以万计的伊朗人走上街头抗议政府的腐败。娜沙特以阿拉伯之春和伊朗绿色运动为背景,在“列王纪”中融合了历史、诗歌和政治,以此方式来纪念在这场横跨中东和阿拉伯世界的运动中为了正义而勇敢牺牲的无名民众。

整个“列王纪”系列由三组照片组成——《恶棍》、《爱国者》、《民众》。大画幅的黑白肖像上用波斯文书写着诗歌和狱中的字句。个体在娜沙特的影像中升华为不朽,而宏大的政治则具体在个人身上展开。

《爱国者》之一

《民众》之一 

大画幅的黑白肖像上用波斯文书写着诗歌和狱中的字句

在《恶棍》的部分,浴血沙场的骑士画面覆盖着被摄者的胸部和手臂。这些画在肖像表面的图像描绘的正是《Shahnameh(列王纪)》中古老的悲剧场景。 娜莎特以这种方式将古伊斯兰的侵略和当下的政权体制加以对比。画面中唯一的红色是保卫波斯抵抗入侵者的烈士喷溅的鲜血,亦暗示了在当代的政治运动中牺牲的人们。

《爱国者》们则直直地凝视着镜头,手放在心脏的位置,身上被精致细腻地书以波斯诗歌、伊朗狱中记忆和《Shahnameh(列王纪)》中的章节。而谁又是真正的爱国者?是那些力主变革并建立更加公正系统的人?还是那些极力捍卫现有制度的人?也许他们都是,也许是历史本身开启了这个无法定论及解决的难题。
 
《民众》由45幅排列整齐的人像组成。同样地,照片上被着以缜密的波斯文。怀着某种敬意看着这些不知姓名的人们,他们曾走上街头,展示了无权者的权利。在娜莎特的镜头里,他们全无表情,仿佛历史仍等待着在他们身上的书写。这些人会成为烈士、爱国者还是恶棍?娜沙特好像有意留给观者这个开放性的问题。
 
三通道视频作品《驳回》(2011)再现的是一个现代版的哈拉智审判。哈拉智是10世纪诗人,苏菲派苦行僧,他相信存在一种直接的、超验的、人神合一的可能性,被指控散布邪教言论影响公共团结。哈拉智就像今天的艺术家、作家和那些充满潜在颠覆能力的人,被正教领袖哈里发视为异端,鼓吹邪说,亵渎神明。在绝美的诗歌吟唱和喧嚣的法庭现场中,娜沙特通过《驳回》把审判的故事讲述成一个精神超越的寓言。

娜沙特以历史与现代的交错展现着人们脆弱却顽强地抵抗强权的勇气,以丰富的视听语言讲述着即使面对残酷镇压也要争取自身尊严的人类精神。

 

【责任编辑:托夫斯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