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概网资料 >> 艺术词汇 >> 正文
池社
作者:      2010-06-22
 
1986年5月,由张培力、耿建翌、宋陵等人发起,通过争论和商议,确定了重新建立一个团体的意向。随后,一个名叫“池社”的艺术团体宣告成立。在“池社”的宣言中,着重强调了艺术的“纯粹性”、“庄严性”。并且强调了“侵入”的意义: “池”的意思,旨在强调“侵入”的状态,这种状态无论对艺术创作的主体,还是对于参与者,都是感悟“真谛”的唯一途径,我们还试图以“池”表明艺术本身所具有的语义的不可知性。“池社”不再以为掌握技能是一种目的,通常我们认为神圣的架上给画,也并非是传达意念的唯一中介,我们力图打破语言间的界限,而倡导一种模糊的形式,一种激动人心的“艺术活动”。在这里,绘画、表演、摄相、以及环境(这类形式是我们观念中的形式)等等都将以视觉语言的特征,建立起有机的整体联系。”与此相联系,我们可以再来看一下与当时的多数团体一样讲究形式感(以致于有点造作)的“池社宣言”: “艺术是一个池。我们的生存有赖于碳水化合物。不是想要这样才这样。 …… 我们渴望恰当的争论。我们的思维是流动的、模糊的。 …… 有谁见过理性的冲动? “侵入”的瞬间令人陶醉。复苏的瞬间大彻大悟。 …… 结果是次要的。种子在不断发芽。”
“池社”的宗旨显然比“85’新空间”更进一步虚无主义化了。对架上给画的“神圣”的怀疑,对“掌握技能”作为一种“目的”的怀疑,以及对所谓真谛“侵入”式的感悟,毫无疑问会导致一种缺乏终极目的的过程性艺术产生。这种过程性艺术活动,正是行为艺术的本质。“池社”成员于1986年6月进行的一次集体创作证明了这一点。 《作品1号-杨氏太极系列》是一组由废报纸剪拼成的12个3米高的太极拳图形构成的。制作图形的活动先在一所中学的健身房中进行,共用了9个小时。第二天砖墙上,墙长60米,高4米。张贴活动一直持续到凌晨4点30分。在这些报纸剪贴的人形上,还写上了一些太极拳的术语。这些贴于墙上的纸人在两天以后被逐渐损坏,以致最后消失了。批评家朱青生,曾在一篇题为《把艺术还给人民》的文章中这样写道: “培力你好: 寄来的材料收到了,“作品1号——杨氏太极系列”以照片上体现出来的兴味,已经使我为之激动,何况你们船作者。由此又生出一种谢意,因为这样的作品出了参与创作的人,观看的人也是参与者。观众在环境中与作品的话;用自己的评价和理论干预作品本身的创作意图;体验一种被激发而跃跃试的创造欲。我收到照片,也就被邀请参加了这个“艺术活动”,所以表示感谢。” 在这篇热情洋溢而带有吹捧的“跃跃欲试”之嫌的文章里,作者强调了“杨氏太极”的非理性,指出这是一次“理性外领域的快乐挺进”,并且,把艺术还给任命,“逼得大家都要重新想‘艺术’和‘我’的关系”。 要想在“杨氏太极”中寻找冬极意义,或者哪怕寻找浅层的象征意义都是不可能的。这是一次抛弃意义的活动。或者毋宁说,是艺术家们自己封闭自己的活动,尽管他们的阐释者说他们“讲艺术还给了人民”。
1987年以后,“池社”自行解散。
 
(来源:《中国现代艺术史 1979-1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