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概网评述 >> 艺术家言 >> 正文
线性城市:当代社会学的另类思考—倪卫华访谈
作者:文_王南溟 图_倪卫华   艺术概网   2010-04-09
 

编者按:
“上海滩1979~2009”艺术展上,“线性城市组”倪卫华和王家浩展出了《线性城市~上海居住状况调查》的观念艺术作品,他们在陆家嘴等4个有代表性的地址进行了关于“现居住地”和“理想居住地”的抽样统计,并在展览中与观众互动,引起了艺术界和市民的关注。组建于1997年的“线性城市课题组”12年来通过在上海、柏林、釜山、广州等城市的“线性城市”系列艺术实验,阐述了互联网时代的全新城市概念。一种由“个性化选择”的数据变动决定城市要素结构改变的“文本化、数据化、菜单式”的城市形态,从而揭示了这个时代城市版图、建筑样式、地域边界、公共空间、经济关系、权力政治、个人追求、媒体网络、文化艺术之间的某种带有逻辑性的牵制影响,以及他们对未来城市演变的大胆猜想。“线性城市组”是上个世纪末引起中国当代艺术学术界关注的艺术小组之一,而他们一如既往地致力于差异化的城市问题研究,在热闹非凡的中国当代艺术语境中属于极少见的“冷”现象,因此值得我们当代艺术批评界进一步地深入思考和探讨。

 

王南溟:近十年来,上海的“线性城市”小组一直在重视“文化融合”和“城市未来”等问题的思考,并做了许多有关城市问题的“线性城市”观念作品,如“线性城市~利用艺术”、“线性城市~居住状况调查”等。请你谈一下,你们当时成立“线性城市”小组的最初思考是什么。

倪卫华:我们“线性城市”小组成立于1997年,小组另一成员王家浩是搞建筑设计的,我当时主要做概念艺术,我的一系列作品主要是思考艺术本体论的当代涵义,也就是艺术与非艺术之间的所谓边缘问题,其中涉及到语言、社会、文化、经济等一连串的问题,也不可避免地涉及到与现代文明发展密切相关的城市问题,因为实际上艺术起源于“表达”与“交流”,而城市也在“交流”的基础上形成,城市的最初原型是一个“市场”概念,是由“集市”而延伸出“居住群体化”概念的。王家浩主要从建筑出发思考居住空间,再从居住空间引申到“交流”这一概念,于是我们的问题碰到了一起。以小组的形式工作也从另一侧面体现了我们注重交流而淡化传统的个性化工作的特点。

王南溟:在你们小组最初做的“线性城市”系列作品中,我注意到,你们的作品实际上已经将城市本身赋予了全新的概念,即城市的网络概念,作品能使人联想起网络新世纪人的处境和城市的处境。同时,经济、政治、文化等因素往往是城市建筑和城市规划的重要影响因素,后殖民时代的亚洲城市尤为如此,从这个意义上说,你们的工作是对当代社会学的一种全新思考。请你谈谈这些作品的创作构想。

倪卫华:“线性城市”系列作品表达一种对城市的全新定义,即:城市不以地域划分认定,而以“城市因素”的统计排列为依据确立,譬如,人口因素、交通因素、商业因素等等。在《线性城市~利用艺术》中,我们象征性地以“艺术参与因素”作为统计依据,借用艺术展览、当事人的参展权、展厅空间以及参观者等条件进行“线性城市”统计,我们将上海(后来又在柏林做过)地图一式两份划成二十等分,一份做成二十个有投票孔的票箱,另一份作动态统计排列用。当参观者走到展厅门口时,请他们根据所来地点相应地将票投进地图上所处的区域。我们每半天统计一次,以统计数据的多少将二十格地图按序排成一列,得到了“艺术参与因素”的“线性城市”,这样,所谓的市“中心”(边缘)就不一定是地域上的中心(边缘),而是某“城市因素”(如我们所统计的“艺术参与因素”)的中心,并且它是动态的,因为下一个半天就有可能完全重排。而墙面上最新统计结果及历史统计陈列,有些像网页上的菜单。创造这一概念主要基于网络时代城市发展的思考,由于文明的发展已经将文字、图像、媒体、传播等因素置于越来越重要的位置,今天,我们“认识”一个城市往往更多地来自媒体文字和图像讯息,而非实地行走观察,这在古代是无法想象的。到了网络时代,人们认识一个城市,就有可能主要地依赖它的“主页”,而不是由建筑和地域概念主导的“实体城市”。“主页”所做的实际上就是文本和图像或者数据统计的菜单陈列。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做的和库哈斯“普通城市”或者其他城市学家的未来城市模式就有了一个根本不同的出发点,即完全从人的“个性化选择”出发,而非建筑或地域因素的研究出发作为城市模式的依据。以一系列城市因素的“个性化选择”为开端,通过动态统计这些城市因素,形成一系列分拆的、动态的城市模型~“线性城市系列”(Linear Cities)。在此意义上,我们对建筑的未来研究也将会相应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王南溟:当代城市问题研究离不开网络这个概念,网络是一个开放空间,已经与过去的体制管理完全不同。我注意到,你们今年“上海滩1979~2009”展览期间做的是抽样统计式的“城市居住状况调查”,你们的研究还涉及到网络的“个人表达”及“网络民主”等社会问题。我感兴趣的是,这样的调查统计工作是如何切入城市问题研究的,它与当代社会语境又有何种关联。

倪卫华:在今年举办的“上海滩1979~2009”艺术展上,我们小组展出的是“线性城市~上海居住状况调查”,而2002年的“广州当代艺术三年展”上,展出的是同样的主题,即“线性城市??广州居住状况调查”。我们之所以对城市居住因素进行重点的关注和研究,是因为,“城市化进程”是中国当今社会发展的重要标志,而城市的居住生态既反映了经济、政治、文化、发展模式、生态环境等宏观问题,也反映了就业、分配、居住、拆迁、交通、教育、医疗等民生更加关注的微观问题。如理想居住地的“个性化选择”所统计出的“未来居住趋势”反映了普通市民对他们心目中居住环境(或地段)的向往,这是真正反映了“民意”的一个理想城市形态(一个特定因素的线性城市)。但是,倘若我们从另一个角度考察或统计城市形态,如做一个商业集团关于房地产开发理想地(也是拆迁理想地)的统计,或许会得出不尽相同的结果,当然,这样的统计由于种种条件限制显然是难以开展的。由于“线性城市”提供的只是一种研究方法,其结果或许没有什么实际的利用价值,然而,它的意义在于,它提供了人们对网络时代城市问题研究的新视角,即当“网络民主”成为一种力量(或常态)时,权力与民意的交汇点是如何呈现的,他们将会达成怎样的一种妥协,而实体城市在这样的力量交锋中又会呈现怎样的演进过程。

 

 

【责任编辑:齐廷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