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概网评述 >> 专家论道 >> 正文
1 + 1 = 1
作者:杜大恺   ARTGUIDE   2011-06-01
 

上世纪八十年代,吉林大学姜凡编辑《画家画语》,我也有十则黍列其间,其中一则即为“1+1=1”,所说是构图,意即好的构图,画面中纵有万千姿色,却都呈与整体相宜的体量、方位、向度,与整体是血脉相连的存在,即部分的存在服从于整体的存在,而整体的存在对部分的存在具有支配性,部分与整体之间是相互依存的。实现了这一状态亦即实现了1+1=1。1+1=1中的三个数字都没有量度,它们是视觉的、心理的,内化于创作的过程与创作的结果,不可以统计学的方式进行权衡。

构图有法亦无法,即没有定势。一张好画即是一个好的构图范例,好画有千千万,即有千千万万的范例,很难将其理出规则,即有规则,亦不能移花接木,对甲绝佳者,对乙或成谬误。人们曾试图以金字塔式、平列式、三段式、对角线式、“S”线式等视为构图的基本规律,但这多半是对既有艺术的总结,仅适用于初入门者,创作中多半不能袭用。这些所谓金科玉律由于局限于对现存作品的梳理、归纳,其意义在于认识,果真将其尊为范式,则势必会陷入模式化的僵局,与艺术贵在独创的追求相悖,因为一径陷于模式,则无独创可言,即无独创遂与艺术远矣。1+1=1,不企冀对模式进行规范,但对构图的理性选择提出了合逻辑的原则,这个原则不构成对独特性的束缚,却对构图具有导向作用,适宜于对所有好的构图的判断与构筑,任何情况下都不至于殃成遏制构图的创造性的羁绊。

1+1=1,不是数学公式,第一个“1”是指构图之始,由无及有;第二个“1”即相加过程中逐步增量的能指,它们或多或少,或繁或简,没有定数,适宜于任一变量;第三个“1”,亦即“=”后的“1”,是量词亦非量词,是指一个整体,即由或多或少,或繁或简累加而成的彼此呈有机联系的“1”,为“1”而“1”的“1”,被“1”规范的“1”,没有对“1”形成冲突而使“1”强化的“1”,离开了这一个“1”的存在则会使“1”形成有缺失的“1”。对于整体的“1”任何“1”都是不可或缺的,这即是构图,这即是构图所必须的逻辑与秩序前提。

1+1=1,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公式,但正如通常所说,愈简单愈难,每一个艺术家都对这一境界充满向往。这里的“1”涉及形、色、黑白、肌理;涉及空间、时间、韵律、节奏;涉及风格、流派、题材、方法;涉及民族、地域、时代、主义,涉及所有与艺术相关连的是是非非。1+1=1,即简单亦复杂,逻辑简单,行为复杂;目标简单,过程复杂;表象简单,内质复杂,需要知性,需要技能,需要统辖全局的控制能力,需要果敢而又睿智的手段,一句话,需要智慧。1+1=1的后一个“1”是一种统慑,不惟语言的统慑,亦包括精神的统慑,精神的统慑甚至更有支配力,从而使构图的意义得以升华。1+1=1,无异于一个纯化的过程,这个过程与理想同行,指向完美。

人们说真理都是朴素的,但真理的朴素并不意味着真理的易于获得,1+1=1,似乎是最普通的道理,但有多少艺术家曾经实现这种境界?愈是朴素似乎愈是难以企及,不惟艺术,人生中有多少朴素的真理与我们擦肩而失。

海南黎寨之一 66×96cm 2010年

宁夏旧忆之一 65×95cm 2010年


 

 

【责任编辑:岳惠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