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概网评述 >> 专家论道 >> 正文
臆断辨析
作者:杜大恺      2011-06-01
 

认识的局限是绝对的,因此可以说历史上人们对世界的认识都是对世界的误读,亦即对世界的臆断,图腾、宗教、哲学、艺术都是臆断的结果,亦是臆断的原委。臆断的初始动力即可能是对事实的追索,亦可能是人们心灵的寄托与祈翼,致使人们认识中的世界不是事实世界,而是被臆断的世界。诗是臆断,这个世界因为臆断而被诗化,因为臆断而成就诗意的存在。

臆断是误读之始,亦是误读之终,臆断是递进性的,臆断被臆断臆断,口传心记以外还有文字和器物使臆断得以流传,成为历史,影响新的臆断。

臆断有一个共同的特征 ,即视物非物,即在自然与社会的事实之外另赋予与其本身有关连亦无关连的意指,而使事实之外形成另样的存在,非事实本身的异质化的存在。这后一个存在模糊着存在的事实,也模糊着事实存在与臆断存在的识别,使臆断具有复合性,造成臆断的双重以至多重指向。这不仅改变了被臆断的事实存在,亦同时改变了臆断本身,导致认识与事实的间离,即导致事实被臆断后再被臆断,对后一点人们因为惯性多半已经疏忽,形成对臆断的麻木,以为臆断即事实,这是我们始终被臆断而不觉的经验现实。

这对于自然科学来说是匪夷所思的,自然科学以揭櫫事实为目的,但就事实而言,认识与认识的目的之间是有距离的。科学还不能完全的面对事实,这是科学的原罪。但科学不以臆断为目的,这是科学在道德层面的无辜,但臆断不可免,非因无辜而改变可能臆断的局限。

臆断会延迟人们对世界的事实认知,世界的被臆断是因为非臆断没有其它选择,但这没有造成认识的危机,如此相反,正是这种持续的臆断无限地丰富了人们心灵的历史,不妨设想一下,我们这个世界离开了层出不穷地臆断将会变得多么苍白而乏味,我们甚至可以说正因为臆断而造就了我们奇幻诡谲的历史图景,使历史充满魅力。

臆断还改变了我们的思维,自然科学以外,我们所有的思维活动即使不以臆断为目的,却也无法掩饰臆断的痕迹。尤其对于艺术,我们始终是以臆断为出发点的,这甚至已成为需要精神呵护的思维惯性,无论对于创作者还是阐释者或者接收者都无法游离于臆断之外,这已成为艺术的铁律。你可曾想过,如没有臆断,艺术史还剩下什么。

如果说今天与历史比较,臆断与臆断之间尚有差异,其所不同是,在古代我们尚不知道这个世界尚有臆断之外的事实存在,而今天我们已经知道臆断之外确实有一个非为臆断能够染指的世界,但这并不影响我们接受臆断的方式,我们甚至很情愿在臆断的历史情景中再加入新的臆断,使臆断呈现不同时间维度的丰富性。

我们说臆断已经改变了我们的思维,因为我们已不能想象没有臆断我们还能做什么,有一点是千真万确的。没有臆断人们已经不能实现心灵的平和和安怡,人们已经被臆断臆断了。人是不能实现自我拯救的,人的心灵的赢弱是人性的局限,而正是这种臆断铺张了人与外部世界的互动,使人不仅在物质的一面亦在精神的一面成为与外部世界相互依存的整体,克服了人作为个体的孤独,造就了生动而复杂的群落性的生存现实,构筑了可以超越物质的精神期待和精神尊崇,使人被人偶像化,使人生具有意义。

所有臆断都来自不同的时空场域,他们总是具体的,不确定的,之前的臆断会影响之后的臆断,之后的臆断会保留之前的臆断的形影。前后之间可能没有界限,形成生命在时间意义上的复合性与连续性,使生命成为同时负载过去与未来的历史意志的存在。它们不可复制,不断地生成,亦不断的消失,追寻一种确然性的臆断是徒劳的。图腾、宗教、哲学、艺术都是这种臆断的存在,因此不具有支配生命的权力,他们都是生命臆断的痕迹,不是生命本身,只有生命才是生命的主宰。如说差别,这个时代与古代社会相比是这个时代有臆断的自觉,臆断的积累导致臆断的升华,亦即对臆断的趋向合理性地追索,这或者也是臆断,但已难以避免。

寄情南北——乌镇 纸本设色 68×91cm 2010年

寄情南北——舟山 纸本设色 75×90cm 2010年

【责任编辑:岳惠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