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概网评述 >> 专家论道 >> 正文
方?圆?三角
作者:杜大恺      2011-06-01
 

自然界形态万千,大都可以归纳为方形、圆形、三角形,方形、圆形、三角形在形态的意义上可谓自然界的基本形,有丰满而确定的精神指向。方形,方整、方正、不偏不倚、堂堂正正,呈庄敬威严之势,仿佛有不可撼动的力量感,可用于喻示权力、人格等强势事物;圆形,圆满、丰沛、无缺憾,有美好喜庆之意,可与最心仪的意愿、理想对接;三角形,稳定、崇高、向上,是一种追求,令人望之心动,有君临天下的威仪。古代中国人很浪漫,有天圆地方之谓,不是实指,却有中正和美的寄托,生命置于其中,是充满希望的存在。古埃及的金字塔,是等边三角体,有至高无上的威严,代表着对法老权力的绝对信仰和尊崇。方形、圆形、三角形,在人们心理的喻示是普遍而持久的,科学对自然界奥秘的揭示,并未动摇人们对这些形态的精神寓寄。

历史始终未能揭示形态影响人们心灵感应指向的秘密,这也许并不需要揭示,生命存在过程中有无数的秘密其实都是不必揭示其缘由的,有些事情即使有揭示的欲望,但未必有揭示的能力。

形态对心灵的喻示一直影响着人们的造物行为,艺术在语言层面的精神蕴藉也一直因有这样的心灵喻示而成为有意味的存在。这一现实提供了两个方面的可能,一是一定的形态可以与一定的精神取向对接;其二是确定了一定的精神指向时,可以通过建立与其精神指向相关连的形态予以实现。无论造物行为还是艺术都是以这样的前提选择与规范结果的,日积月累,因为深厚的历史积累,已形成了庞大的知识系统,人们可以不断地从这个系统中得到启示和借鉴,在经验的意义上成为没有穷尽的蕴藏,丰富着人们的精神存在,演绎人们难以释怀的历史。

无论自然界还是人类社会,所有有形态并能够由视觉摄取的事物都可以依据形态的不同进行归类,它们可分别归纳为有机形、几何形、偶发形。一切有生命的物体其形态都呈有机形,它们的影像及其截面都以不同的曲线或曲面呈现,没有例外;而几何形则泛指非有生命的物体,其中包括部分的人造物体,它们能够呈现方整的形态,区别于有机形的曲线与曲面;偶发形则指无规则可循的形态,其最大特点是它们的不可复制性,即一个形态只能呈现一次。如果不凭借其它手段,限于视觉,所有物体其形态都可以纳入这三个类属,而所有艺术在形态意义上的呈现也都由这三个类属搭配、分置、更迭、组合而成,精神的视域、指向、纯化也都凭籍这三个类属完成。三个类属覆盖了千变万化的世界。在这方面方、圆、三角仍然是形态的基础,它们或与其相像或相近于某一形态,即使是偶发性,亦可以寻找到与一定精神倾向关连的结合点。所以说不凭借其它手段,是因为近代以来显微镜的发明,尤其是电子显微镜的的发明,会改变仅凭肉眼对事物在形态方面的判断,显微镜的出现揭示了世界的另一层面的存在状态。

塞尚曾被认为是现代艺术之父,其原因是其在艺术的形态的结构性方面进行了前所未有的探索,他的功绩巨大,但理论的成果并不显著,今天看来,塞尚亦只是在一种倾向性的探索中做出了贡献。而纵观历史,人们已经进行了多种倾向的探索,它们作为文化遗产丰富了经验世界,并且提供了不断超越历史的机遇,增长了我们面对未知的欲望。塞尚的贡献在于证明艺术是另一个现实,有自己的逻辑与秩序,塞尚之前没有人尝试对艺术作出这种诠释。

对于艺术,形态作为存在是一个常识,所谓造型亦即寻找形态与精神的衔接,在这方面方、圆、三角作为基本形的精神负载对于艺术永远具有启示性,这个过程没有穷尽,艺术家需要不断增强形态与精神衔接的敏感与自觉,通过形态构筑所向往的精神世界。

对于艺术形态是第一性的存在。

人体2 纸本水墨 65×95cm 2010年

人体3 纸本水墨 95×65cm 2010年

【责任编辑:岳惠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