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概网评述 >> 七嘴八舌 >> 正文
彪悍的人生无需标点
作者:光辉岁月   概.中国网   2013-04-20
 

“人生的很多东西在点点滴滴里面去做的。我现在不是一个句号,不是一个感叹号,我压根就没有标点符号。所以写文章的时候我只有一个逗号,就是喋喋不休的在说,等人死了来一个句号。每个人的修养在里面,我们不但要多说话,而且还得多干活。”——蔡志勇

蔡志勇应该被称为摄影师吗?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他现在为各种媒介拍摄作品,但又不局限于摄影。从绘画到木刻,从电影到摄影,他的领域四通八达。他还开过画廊,做过策展人,当过广告策划,闲时给摄影爱好者和学生上公开课,或者在贺岁档期间的电影院办油画展。这个百变全才给了我们太多惊喜,也让我们有了更多的好奇:他还要干什么?

无论在什么领域中进行探索,在蔡志勇的理念中都属于一个完整的体系。当年蔡志勇来京,最初的愿望是考电影学院导演系,因为导演这个职业最能满足他对工作的全面性的期望。后来随着经验的积累,机遇不断变化,他又逐步走上摄影师的道路,但这显然并不是终点。在蔡志勇身上,任何时候你都不会看到疲惫和干涸的迹象,哪怕是三天三夜没睡觉,他也能精力充沛地给你上堂标准的取景课。你能想象一个2009年才开始摸数码相机的人,现在已经是圈内最炙手可热的商业摄影师了吗?蔡志勇最大的优点就在于灵活,并且在不断跨界的同时对各种表达媒介刻苦研究。当年在宋庄并不令人满意的生存条件下,蔡志勇做很多工作予以维生,策展、代理、评论,每天挣到钱就是为了晚上回去画画。没地方画大尺幅的油画,就去路灯底下画,一张画布几千块钱,一天嚼一个馒头,在那样艰苦的环境下他创作出大批的油画作品,“咬紧牙关,舍得把自己身上最后一分钱都用到艺术上”。即便现在做摄影师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他说也愿意“倾之所有”。

蔡志勇在各种媒介中的不断跨越和尝试,他用两个字戏言:放弃。这种放弃当然不是无力坚持,而是在不同领域之间穿插游走,从一个更为宏观的角度,去把握艺术核心的共通性。媒介只是一种载体,无论是用什么方式,表达依旧是自己的观念,摄影师、艺术家都只是一个外在名号而已。蔡志勇甚至不希望人们把他当成是一个艺术家,只是希望人们喜欢和接受他的作品,并被其审美所影响。这也是蔡志勇选择商业摄影的初衷:在所有媒介中,平面杂志的受众群体最大,最容易让自己的观念为大众所接触和感知。而即便是商业摄影,本身也包含着他的艺术观念。在他看来,艺术从来不是高高在上的,而是要和生活紧密连接在一起。就像老庄哲学一样:通达,方能致远。

当年蔡志勇在离开宋庄的时候,有一个五年计划。他决定在这五年的时间内去做件作品,就叫“艺术还能干什么”。他希望把五年之内做过的所有的可以被认为是作品的作品,例如设计的产品和包装袋,或是海报,包括穿过的一双鞋,一辆自行车,甚至打车票,这些所有的经历,都用一种很有意思的方式来展现出来。今年是这个五年计划的结尾,蔡志勇会如何对自己做总结呢?

 

【做作品要在最边缘的时候】

ART GUIDE:来北京之前在做什么?
蔡志勇:毕业之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广东美术馆做推广,但是后来发现自己不太适合。有一天我突然想,应该去考电影学院,就放弃了那份工作。其实不同种类的工作在我这是都是一个完整的体系。我从对设计的了解推广到当代艺术,从对文学的了解推广到图像,后来再去拍照片,一些观念和想法又促使我去做电影,随后就接触到阿巴斯这种边缘性的电影。我一直有这种理念:真正做当代艺术作品的时候,一定是在人最边缘的时候。人一旦进到了主流之后东西就变味了,就变成傀儡了。

ART GUIDE:最初的创作是从木刻开始的?
蔡志勇:我最初读的是艺术师范里面的美术系,专业要求我们一专多能,我的版画和油画在那时有过基础的学习。黑白木刻带有叙述性,感觉像自己在自编自导自演似的,我就把它都放到我的版画里去了。我版画里面都是有故事、情节和隐喻的,不是普通的复制。画中即使是简单的图形,也会有一种明确的心理变化,那种特别的表情就是它的个性。每张作品都是不同的主人翁,样子虽然相似,但可能嘴角的一笑,用刀的多少、人物所处的环境,都是不一样的。所以我并没有把它简单地看作木刻,这只是我叙述的一个工具。现在拍照片也一样,以后拍电影也是,任何门类都只是表达的载体。

ART GUIDE:什么时候开始转到摄影媒介上的?
蔡志勇:我在1998年读书的时候买了第一部相机,当时拍的是135的胶片,自己冲洗。后来我发现摄影是用来记录时间的,于是有一天我把胶片反复拍了好几次,把它们封存起来,信封上标注上开封的时间。等我开启的时候,这就是一个创作的作品。
   
ART GUIDE:您个人的张力其实特别好,在各个领域之间穿梭是没有问题的,这可能跟经历和性格都有关系。
蔡志勇:对,由于家庭背景的原因,我脑子比较活。但是现在的艺术圈又有一个怪现象,你脑袋活,大家觉得你不纯粹,不是艺术家。我自己不这么认为,如果我愿意推销自己,愿意去阐述自己,别人就认为我不是纯粹的艺术家,那好,那我就不做纯粹的艺术家。谁是艺术家?什么叫纯粹?每个人都不一样。

【每天只睡3小时】
ART GUIDE:什么时候开始涉及到时尚摄影的?
蔡志勇: 2008年离开了宋庄之后,我到的电影公司上班,做策划,见到好多导演,天天就沉迷在这个环境底下。后来又自己做商业策划,涉及到创意类产品、企业绘画、企业形象,就慢慢的接触到了摄影。那个时候经济情况有了保证,就买了相机,这是在2009年。开始的时候技术非常不行,买了相机也没天天拍。到了2010年,就觉得应该去拍一点东西,我就想尽一切办法,以一个爱好者的身份拜了很多的老师,一发不可收拾。对技术的极度狂热让我一天只睡3小时,就为了学习,到今天为止我还是这样。其实正式做这种拍摄性的创作是从2011年底,也就两年多一点的时间。之前做公关、策划都特别累,虽然摄影更累,但它是介于商业跟艺术之间,我的选择更多。

ART GUIDE:您现在每天睡多久?
蔡志勇:我昨天就睡2小时。

ART GUIDE:够吗?
蔡志勇:够,我昨天拍了1000多张照片,晚上就整理完毕,今天就开始发微博和微信,已经在做宣传,已经发给很多人看了。

ART GUIDE:您现在还是做商业和时尚摄影多一点。
蔡志勇:这都是为了我的观念摄影做准备,现在时尚摄影很多也是带有观念的。我一定要达到我认为最完美的东西,然后给客户提供最好的作品。我睡觉的睡眠质量非常高,让我有这种经历去做这个事,再加上对它的狂热,让我每天都在学到新的东西,每天都希望能为它工作。这种状态是我所追求的,所以慢慢我觉得电影可以不拍,但是照片得先拍。

ART GUIDE:所以以后还是会慢慢介入到电影当中?
蔡志勇:电影只不过把图片变成动的而已,跟摄影是一样的道理。纪录片也是,自己拍自己的纪录片也很有意思。现在我们俩谈话,它就是一个电影。电影就在身边,每个人就是一个演员,所以其实我天天都在做电影,天天在导演这个戏,我可以扮演不同的角色。电影是一个梦想,但不一定要去做,我讲究过程。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能不能到那一步很难说,我还是比较喜欢随波逐流,需要做的时候就去做。

ART GUIDE:能拍时尚大片是一个很重要的标志,别人会拿这个东西来衡量你。
蔡志勇:对。第一次拍是跟别的经纪公司借了一个外模,酝酿了很久,一天之内不同场景拍了8组照片,从早上6点拍到了晚上10点,简直是一个疯子。后来跟一个品牌合作了,然后再一步一步的去尝试拍杂志、名人肖像,拍一些世界顶级的,比方说像拉菲、奔驰、宾利老总的商务人像。大家就慢慢接受我拍的杂志采访类、时装类,还有明星类的片子了。

ART GUIDE:到现在为止的,有没有特别得意的拍摄作品?
蔡志勇:没有,现在的作品都是在不断完善之中。我的片子有几十万张的量。去年年底我做了一个很大的尝试,把两组照片进行并置,佳能给我做了一个个展,等于是第一次向公众展示我的作品。我作品的色彩非常浓艳,注重对色彩、影调的把控,每张都像一幅油画。这跟现在主流杂志的东西是完全背道而驰的,但这是我自己的语言。我的作品确实介于艺术跟时尚之间,既可以拿它当艺术品,也可以当时尚品。我需要一段时间的去继续创作,继续完善这个体系。

【敢去做艺术家,就是很有野心的人】
ART GUIDE:你对自己的定位是视觉艺术家,那心里设定的希望达到的目标是什么?什么样的视觉艺术家是你认为比较好的?
蔡志勇:能够灵活运用任何的媒介,表达自己想要的任何的东西。
我对艺术的理解是:艺术不是束之高阁的,艺术是能够放到任何一个环境里面,提供一种公共的感知给大家。其实它是对于审美、概念、知识和很多层面上的选择,美没有具体的定义。所以你会发现艺术家是很有野心的,敢去做艺术家,你就是很有野心的人,因为你把自己的观念和视觉通过作品传达给大家,去影响他们的感官,让他们接受你的东西。
我当艺术家所追求的,就是影响别人的审美。我做一件事情永远都会带着观念去做,我把所有的展览当做文献来做。我希望把艺术做到生活里面,让大家看到我的视觉体系,影响到大家。我发现报纸、杂志,这种销量最大、报亭必备的东西,就是我最想要的。网页谁都可以放上去,没有任何的权威性,而且更新速度非常快。但杂志放到那就是一本书,你要拍的特好看,他真会撕下来挂起。有人就把我海报挂在家里面。

ART GUIDE:您顾及它的影响力吗?
蔡志勇:影响力是靠作品说话的,而且影响力也不是说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我在三十岁之前已经尝遍了各种放弃,意味着各种失败,所以我已经不怕失败了。我现在追求的就是完善、完美,我把作品做好,我真挚,我不会为了别人去做作品,我知道我的作品表达的什么。
我还是希望大家不要认为我是一个艺术家,就是一个普通人,谁爱看我的东西,就把我的东西当回事,就愿意高价购买我的东西。毕加索也是做商业的,只有会运作的艺术家才能算是一个缜密的艺术家。我现在就不断的丰富自己的知识,我永远是一个学生。我对摄影感兴趣,就是因为它不断让我有学习的东西,它有后期,有暗房技术,胶片的甄选,不同像机有不同的操作方法,这个比绘画有意思多了。我希望我的东西是信息量很多的。当然,我最近又参加了段正渠老师的表现主义油画高级研修班,学习是全方位进行的,包括逛街,陪女生挑选衣服。

ART GUIDE:您现在更高的标准在哪?
蔡志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职业操守,你做职业艺术家,就做职业艺术家的准则,你得把你的东西做到极致,得真正对得起买你东西的人。

【年底出音乐专辑】
ART GUIDE:最近会有关于观念摄影的展览吗?
蔡志勇:其实我的时装摄影也是我的观念摄影。前几天在贵州,艺术空间做了我的展览,人家也没把它当时尚作品来展览。也就是说会有不同的渠道去完成共同的一件事,但这不是最终的作品。其实传统摄影也是观念摄影,一样的。在做油画展的时候,我的前言上面写着:“我明年将会办我的摄影展”,那是我12月份的时候,照理说今年12月就会完成。今年的话年底的时候,可能还会出一张我的音乐专辑。

ART GUIDE:音乐专辑?
蔡志勇:这是我的一个想法,如果说我能把摄影顺利做完的话,我会把我写的音乐和歌,用我自己的诠释方法来把它展现出来。声音也是一种装置,我的音乐不一定是人唱的,但可能也是蛙声十里出山泉,也可能是女人之间的吵骂声,也可能是做爱的声音。但那就是我认为的音乐,有我自己的一种表达。每个人都有很多东西可以挑战。我要做一个东西,但它并不能代表就是我的职业,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真正好的艺术家都是一本永远翻不完的书。就像杜尚似的,在他死后那么多年,才发现夹缝里面竟然还有一件那么隐晦的作品。

ART GUIDE:您作品里面很少有负面的东西产生?
蔡志勇: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感觉,我尽可能把欢乐奉献给大家。可能有人就说这很压抑,有些人不觉得。其实也没有正负面之分,就是真实嘛。

佛像

寺院窗


 

【责任编辑:内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