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概网评述 >> 专家论道 >> 正文
关于“人人都是艺术家”和“艺术终结论
作者:杜大恺   概.中国网   2013-07-12
 

对于西方艺术的一些现象我有些不同的想法,愿意借这个机会与大家探讨。一是波伊斯所谓“人人都是艺术家”;二是丹图尔所谓“艺术终结论”。

与“人人都是艺术家”平行的还有“艺术就是生活”的相应观点。我们赞成人人都有成为艺术家的权利,我们向往艺术生活化的境界,但人人都是艺术家还是太理想化了,不可能成为社会的事实存在,而艺术的生活化亦不等同于生活就是艺术。历史告诉我们,生活与艺术之间在质的规定上是有差异的,只要承认艺术的差异性,就意味着承认艺术与生活之间是有距离的。其实,它的真正目的是排斥艺术的精典性,永恒性,模糊艺术的价值判断,这些最终是指向传统艺术的,与现代主义有目的的一致性,是被泛化了的艺术观,会导致艺术的事实上的无目的性。观念艺术、行为艺术、装置艺术的滥觞正是这一理论衍生的结果,随继导致的艺术对语言的否定,对艺术即时性的提倡,以及艺术的意识形态化,艺术对审美的漠视等,都是从根本上否定艺术存在的合法性。人类的历史告诉我们艺术的存在是有意义的,在一切可视的历史遗存中我们都能看到艺术于人类的不可或缺性,没有艺术无论对于历史,对于现实,抑或对于未来都是不可想象的。艺术可以变化,亦应当变化,而且必须变化,与变化的生活亦步亦趋,但艺术会永远存在,而文明的发展愈是趋于合理,愈是趋于丰满,艺术的存在愈是彰显价值,愈是不可或缺。我不怀疑艺术的必须,迄今为止还没有另样的人类行为可以取代艺术作为人类必须的功能所在。我的这一段表述亦同时回答了丹图尔的“艺术终结论”。有人以为丹图尔的艺术终结实际是指现代艺术的终结,现代艺术作为一场运动确实已近终点,但现代艺术作为曾经的事实并未终结,它像一切传统一样已成为永久的存在。其实一切传统都是永久的存在,而且是活的存在,是影响人类现实与未来的可凭籍,可参照,可借鉴的存在,正因为有这些传统的存在,我们才有未来。

伴随“艺术终结”的“绘画的终结”也有极端的倾向。绘画的唯一性可能成为过去,但绘画会依然存在。多媒体艺术不过提供了另样的艺术的手段,仅此而已,未来的艺术其手段会日益多样化,但一定会维持相互共存的状态,任何凭借主观意愿的终结论大抵都难免武断。历史有足够的宽容,一定在超越一些人包括一些智者的预言,历史地看任何预言都是短命的。

这里我想强调一下,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忽视艺术对于语言的敬畏,没有语言实际也就没有艺术。

最后我想再对当代多说几句。历史不能重复,因此我们面对当代;未来无法体验,因此我们面对当代;为了证明我们曾经存在过,不至于使我们的存在成为历史的空白,我们应在历史上留有痕迹,我们面对现代。我们相信艺术源于生活,面对当代,正是践履这一信念的诚实的行动。

(杜大恺,清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当代艺术研究所所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协壁画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国家画院公共艺术院执行院长,青岛当代艺术研究院名誉院长)

【责任编辑:托夫斯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