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概网评述 >> 专家论道 >> 正文
学院教育与短训班
作者:杜大恺   《ART GUIDE》   2013-09-02
 

学院教育无疑是今天艺术教育的主体,自1339年在意大利的托斯卡纳建立了世界上第一所艺术学院——佛罗伦萨美术学院至今,已经过去了六百七十四年,如今几乎所有国家都将学院教育作为艺术教育的基本制度,没有人怀疑或者试图改变学院教育的主体地位,学院教育的权威性已经难以动摇。在中国的学院教育虽然起步较晚,但亦已经有近百年的历史,目前在中国学院教育亦成为中国艺术教育的主体,与世界其它国家并无二致。改革开放后,学院艺术教育发展迅猛,除专业美术学院以外,已有千余所大学设有艺术专业,在校生已达近百万人。就其规模言之,中国有世界上最大的学院艺术教育群落。

尽管如此,学院教育并未阻断短训班一类的艺术教育形式的存在,近十年里各类短训班形式的艺术教育更呈现蓬勃之势,尤其中国画的短训班更是几近井喷。

学院教育尽管吸纳了人数众多的艺术学子,但学院教育所面对的生源是特定的人群,他们有年龄的限制,并必须通过考试入学,一些不具备这一条件,也不希望通过考试获取艺术教育的人,选择短训班的形式接受学习的机会就成为必然的选择,短训班是为满足一部分人的学习愿望应运而生的。当然,这中间并不排除其它一些期待,例如对某一老师的特别崇仰,或者通过学习希望获得更多的发展机会,结识更多艺友,扩大社会认知度等,而这些也都是可以理解的,十分正常的事,无须过于苛责。

也许值得思考的是它在学院教育以外建立了另类的艺术教育方式,而这种方式又近于已被历史搁置多年的师徒制,似乎形成了与学院教育并置的艺术教育格局,虽然在其规模上远不能与学院教育形成鼎足之势,但因为这一受教育的群体相当一部分是已取得一定成绩,且有一定艺术身份的人,他们的影响力远大于接受学院教育的青年学子,他们的选择,他们的经验,以及他们受教育前后的结果,还是受到了社会的关注。

艺术教育是与一般教育不同的教育,尤其在今天,一个特别推崇艺术的个性化的时代,学院教育相对固化的教学模式已明显地呈现不能与之适应的状态,但截至目前并未找到适应这一变化的途径,不仅在中国,世界各国的艺术教育大致都处于同样尴尬的局面。一些院校采取工作室制的教学方式,多少为个性化的艺术教育拓展了空间,但这种改变还是有限的,因为学生只能在限定的范围内进行选择,工作室并不能够完全与学生的艺术追求实现对接,甚至在一定情况下更容易对学生的意愿形成阻碍。问题在于我们不可能要求所有老师都具备“因材施教”的能力,在今天艺术已变得如此复杂多样的现实情况下,要求老师完全的理解青年学子的艺术追求,并且能对他们进行有效的因势利导,几乎没有这样的结果,这一要求太理想化了。更何况任何老师都可能是有艺术倾向的,在对学生的引导中很难完全规避自己的想法。我作为已有三十五年高校教龄的老师,我知道自己的局限,我亦知道我的局限具有普遍性,我还看到这种局限有时并不仅仅源于教师,还有教育理念、教育制度、教育资源等等各方面的制约,因此我对艺术教育的现状充满疑虑,我不知道艺术教育在未来会走向何处。

短训班的学员是另一类人群,他们中有相当一部分人进入短训班之前都已有了比较明确的艺术目标,而且他们参加短训班的学习是可以选择导师的,假若能够与同自己的艺术追求相近,且有更高成就的老师日夕相处,共同探讨相同或相近的的艺术问题,交流创作的经验,释解创作中的困惑,这或是一些人对短训班寄予的希望,这亦是短训班可以触及的目标。我不认为短训班的存在意味着对师徒制的重新肯定,我也不认为短训班的存在意味着对学院教育的掣肘。至于目前短训班所出现的一些急功近利的现象,我相信是可以克服的,因为那并不是短训班所固有的软肋。当然,短训班还是一个新事物,它自身亦还需要积累经验,在理念、制度、教学等各方面进行变革,完善自身,成为有效地服务于一定人群的教育方式。比较学院教育,短训班的问题都是具体的,似乎更容易解决。

需要强调的是,学院教育与短训班彼此没有可比性,它们分别承载着不同的社会职能,服务于不同的人群,有不同的目标指向,是彼此独立的存在,将学院教育与短训班两个彼此不搭界的事物绑在一起进行比较会陷入误区,其实它们之间的长短是不能互换的,甚至没有参考性,千万不要把它们往一处想。世界上有些事物看似相近,其实相距很远,学院教育与短训班就是这样彼此看去相近实际没有干系的事物,不应当把它们放到同一平台上进行比较,让它们各走各的路。

杜大恺
2013-7-29

【责任编辑:内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