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概网评述 >> 七嘴八舌 >> 正文
姚朋:人是一堆意识的集合
作者:齐廷杰   《ART GUIDE》   2013-09-02
 

2012年初冬,重庆市重庆美术馆内聚拢了一票艺术界的大佬,包括四川美术学院院长罗中立在内的专家评委纷纷伫立在一组只有邮票尺寸大小的作品前讨论,其时正值“2012年度罗中立奖学金入围及获奖作品展暨颁奖仪式”,有评委认为这是出自中央美术学院学生之手,也有人反驳说这种风格更像广州美术学院,由于罗中立奖学金的特殊活动规则,没有人知道这组画究竟出自哪所美院学生之手。当结果揭晓,这组作品来自四川美术学院时,罗中立既高兴又诧异的讲到:“我真没有想到这组具有鲜明风格特色的作品竟然是出自川美”。罗中立之所以诧异,是因为无论从乡土写实、伤痕美术还是卡通一代,四川美院的创作都已经被打上了深刻的川美烙印,而这组作品,却与惯常的、印象中的川美模式不相一致,在保留川美自由特色的同时,它已经从川美内在的逻辑系统中背离。而这个背离者,正是新锐艺术家姚朋。

享受“黄漂”的状态

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的姚朋,1984年出生在东北,在其父亲的影响下,逐渐喜欢上了油画,高中时代即利用周末的时间去画画。2004年,姚朋考入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在校期间获得不少奖项,如罗中立奖学金、新星星艺术节最佳新人奖等。对于这些奖项,姚朋有着自己独立的判断:“在某一阶段某一群艺术家中,在一定的评判标准内符合奖项标准的,就有可能获得鼓励,如果换一批评委,可能得奖的又会是别人。我有幸获奖,可能是评委们比较认可我的作品风格吧,对于我来说当然是一个鼓励。”姚朋谦虚的心态能够使他前行的更远。对于一个有着“黄漂”(指漂泊生活在四川美术学院黄桷坪附近的艺术家)经历的艺术家来说,一个有着适合各种形态艺术发酵的土壤是至关重要的,黄桷坪就是这样一个积蓄了多年才形成的艺术土壤,姚朋享受这种无拘无束的具有艺术活力的状态。“这种艺术生态,无疑会潜移默化中刺激艺术家的创作欲望,这种艺术生态是难能可贵的,特别是对于一个青年艺术家来说”姚朋如是表示,“即使美院搬到大学城,也会催生出新的艺术生态”。

“献给生者与死者”

2013年,已过而立之年的姚朋在北京现在画廊举办了艺术生涯中第一次个展“献给生者与死者”, 展览名字援引自2011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瑞典诗人托马斯·特兰斯特勒默的诗集《献给生者与死者》,姚朋认为这个名字与自己展览的用意非常贴近,他希望将这次个展献给作品图像中所出现过的人物。“这次展览中我借用了很多人物形象,有生者有死者。我希望通过作品展现另一种去看待他们的角度。”姚朋与现在画廊的合作,还有一段花絮,现在画廊老板黄燎原通过朋友的微信看到了姚朋的作品,大为激动,在第二天就要飞赴欧洲的情形下马上买机票飞往重庆,见到原作后,当即产生了合作的意愿。对于姚朋来说,黄燎原的真诚打动了他。“献给生者与死者”
集中展示了姚朋自2011年以来持续地创作的外观酷似邮票的微型画作、创作于2012年的文本类的观念性作品“无趣”系列以及两件在今年完成的装置作品。

对于姚朋来说,具有鲜明风格特色的“邮票系列”的创作源于一种对于当下艺术现状的思考。在追逐大空间、大尺寸甚至是大工作室的现实状况下,如果单纯的追逐“大”,以视觉刺激的角度去存在,实际上是有问题的。姚朋觉得纯化艺术语言或者绘画存在的必要并不仅仅是大尺寸才可以。在偶然的一次冥想后,他想到了以邮票的形式,加之自己的绘画语言,创作了“邮票系列”。邮票本身所具有的历史、记录、传播属性决定了画面语言与创作形式的一致性,也就是说,邮票的这种属性能够更好的为姚朋的艺术语言服务。姚朋的这种“借用图像”在风格上称为“图像绘画”,与传统的“图像绘画”不太一致,姚朋在形式上已经开始自觉的突破了。“邮票系列”有几个线索:用杜撰的邮票形式去书写一种煞有介事的假象,达到一种荒诞的戏剧性;用真实的历史、政治人物或者新闻事件为素材,用艺术家自己的逻辑表达一种平行于意识中所谓“真实”的固有共识,直指“真实”、“真实界”之间的界限。姚朋表示,“制造所谓的假象,也是触摸观者的一个常识的判断的边缘,可能在情理之中,但是又在意料之外。”此外,微小的尺寸与所表现内容的宏大构成一种矛盾冲突,这种张力更够更加有效的引导观者进入一种问题情境。

人是一堆意识的集合

在现在画廊的二楼展厅中,“人是一堆意识的集合”表达了姚朋对于特殊人群的另类解读。这件装置作品在形式上吸引了很多观众的眼球:以照片的形式将日本女优的形象排列,背面写着很正式的介绍。姚朋解释说,用很学术的标题其表现这样一个内容,就是要把社会赋予女优关于性方面的暗示剔除,所以照片的选择也基本上还原女优一种青春靓丽的姿态,尽管避免一种性暗示,去掉一种带有社会偏见的社会人格,还原一种自然、正常人的状态,甚至是以一种“经典美学”的姿态,去娱乐化,从而关注人的本身。而“KISS MY ASS”,利用显微镜将一句屁话放大,将微观学术跟煞有介事的科学并置,产生一种“峰回路转”的戏剧化效果,幽默诙谐的同时指向问题的根源。这两件装置作品,可以视为姚朋创作新思路的一个尝试,以诙谐、幽默甚至玩世不恭的心态去传达一种看似正儿八经的命题。

有批评家曾经提出一个观点:80后艺术创作的一个特征是创作视角由宏大叙事、历史题材转向关注内心、关注自我,以独白的方式诉说,更自我化,随心所欲。对此姚朋给出了他自己的观念:“其实我不能说我身上就有这样的创作特征。很多人评价80后,原来定义就是这代人没有责任感、没有使命感,没有历史感,然后一塌糊涂。但是现在看来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这种观念的提出,其实多半是上一代人对我们这代人的一种想象,其实是更大一个权威的误读。我自己觉得,80后很多人也在讨论很宏大的问题,以一种很严肃的姿态在说问题,并不是娱乐致死的状态,个人主义的原因在于没有经历过集体主义的时代,那并不是一种很大的问题。所以,这不是全部。”

邮票系列之一

人是一堆意识的集合

微观学术

姚朋《无趣》纸本喷绘 2011

《人间——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我们去哪》100x150cm 布面铅笔

【责任编辑:莎拜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