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概网评述 >> 专家论道 >> 正文
城市化不可逆转
作者:杜大恺   《ART GUIDE》   2013-09-29
 

对田园生活的向往是永远的主题,人们愈来愈难抑制的对城市的责难其背后始终是以田园为参照系的,假若没有田园生活的比照,城市会成为天经地义的存在。

田园生活究竟为什么会那样地令人眷恋,日出日落,四季更迭,春种秋收,鸡鸣狗吠,隔墙相呼,乡情相依,这样的生活人们怎么会不眷恋,而这样的生活却是居住在城市的人不能期待的。同样的日出日落,四季更迭,城里人可能视而不见,熟视无睹;春种秋收对于城里人也许只是一种知识,甚至只是一则新闻;鸡鸣狗吠对于城市则是灾难;而邻里之间则可能相见如路人,老死不相往来。城市疏远了自然,在人与人之间筑起了高墙,改变了自然的属性,改变了人的记忆,改变了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相续数千年的关系,城市是对与田园相系的历史的异质化,而愈是如此,人们愈是向往田园;愈是向往田园,愈是对城市产生质疑,而对城市的质疑则可以引发对人自身的质疑,对人的存在价值的质疑,甚至引发对生命本身的质疑,这显而易见不是人们希望的现实。另外城市中关于交通、医保、教育、安全、就业、环境等愈陷愈深的资源配置的危机,愈益加重了人们对城市的责难。

不幸的是城市化已经不可逆转,没有人相信人类会重新返回田园生活,近代以来人们关于进步与发展的所有议论都是以城市化为标志的,城市化已被公认为是进步与发展的基本目标,所谓近现代文明,其实就是城市文明。城市是面向未来的,而田园是面向过去的,一个意味着向前看,一个意味着向后看,我们的所有选择、所有追求、所有理想都服从于这一历史趋势,我们寄希望于通过城市化拯救世界,无论人们多么眷恋田园生活,人们已不能回归过去,城市化已成为人们不得不面对的未来,城市化已成为人类的宿命。

十六世纪当欧洲的现代化城市初步形成的时候,城市的痼疾即已有所显现,英国的建筑学家霍华德承袭罗伯特•欧文提出的“花园城市”的概念,阐发了“花园城市”的理论,这一概念和理论,曾经风靡一时,但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并没有一座城市真正实现了霍华德所设想的“花园城市”的构想。其实“花园城市”就是以城市为背景的田园生活的另类诠释,充满了对田园生活不能释怀的纠结与牵挂,它之所以不能实现,不是其无视城市发展的历史趋势,而是因为其不承认城市发展的规律。“花园城市”无异于城市的乌托邦,因此其难以避免画饼充饥的命运。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美国曾发生逃离城市的风潮,人们纷纷移居被称作卫星城的建于城市近郊的小城市,但是八十年代之后人们又相继返回城市。人们一方面厌倦城市,一方面又不能舍弃城市,这是现代社会人们对于城市的双重心态,几乎所有地球人都在这双重心态的困扰之中。可以说人类社会正在整体地步入由城市生活取代田园生活的转折时期,在这样一个时期人们对田园生活的眷恋与对城市生活的责难都是不可避免的,改变这一情景的唯一出路就是进一步的城市化,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出路。

田园生活已经存在了五千年,城市生活,尤其是现代意义的城市生活多说一些也不过存在了一百余年,今天关于城市的所有责难都是城市发展不成熟的必然,本质上不是城市的问题,人们对城市的认识还在城市发展的初级阶段,所有已经形成的城市理论都是短视的,有局限的针对于个别城市的。城市亦如人,是一个生命体,有比人更加复杂、更加倔强的性格特征,人们一直期待具有普适性,可以一劳永逸的城市理论,而这才是真正的乌托邦。今天的城市所呈现的问题,都是城市成长的烦恼,人们应当对城市有更多的温情,像呵护田园那样去呵护城市,像把自己的身心都寄托于田园一样寄托于城市,我们必须坚信,城市的未来,就是我们的未来,我们没有退路,在这一点上我们不能动摇。我们还要相信,我们是城市的主宰,是我们掌握着城市的命运,城市的问题也可理解为我们自身的问题,我们的改变是城市改变的前提,也是城市改变的结果。每个人都生活在特定的城市之中,特定的人决定了城市的特定性,城市的特定性又反过来影响特定的人,形成城市的特定的生活轨迹。
城市化不是历史的倒退,而是历史的进步,是生产力发展的必然。人们愈来愈多地向城市聚集,这说明城市不是一无是处。城市的喧闹、繁华,它的丰富性与差异性,它的随机性与不确定性,都是田园生活的闲适、安怡、可以期待、有秩序感不能类比的,这是一个新的时代,是对人的适应力与创造力的新的重大挑战。面对城市化,人们需要重新认识自己,城市化对于人类的生存能力是一次新的考验,它对于人类的意义无异于由爬行到直立的一次重大改变。从今而后人类所面对的所有问题都与城市有关,它对于人类的影响是整体性的,全局性的,相对于田园生活它的影响甚至是颠覆性的,它开启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人们已经无法回避城市化的存在,人们将经历比田园生活更加漫长的城市化时期,今天可以说只是城市化的初始。有一点应当相信,人们对田园的眷顾会始终沉潜在城市化的进程之中。

如今尚没有一种理论可以覆盖生活在城市中的所有生命的期待和需求,有关城市化的理论比较城市化本身更加初级和脆弱,城市说到底不是凭籍理论构建的,真正对城市有所影响的是生活在城市中的人的身体和心灵,而足以印证城市的品质的则是行走在城市中的人们的一张张脸的表情,它的深刻性远甚于人类曾经遭遇的一切。“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不仅只是希望,而应当是人们面对的现实。

【责任编辑:莎拜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