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概网评述 >> 专家论道 >> 正文
杜大恺:艺术与生活
作者:杜大恺   《ART GUIDE》   2013-11-07
 

一直以来关于艺术的讨论都是将艺术置于外在于生活的境地展开的,曾经最有影响力的是反映论,将艺术视为生活的一面镜子,形象地勾划了反映论的宗旨,但是生活是什么生活不能回答,是需要由人的认知回答的,而认知则可能因人而异、因时而异、因势而异,这直接影响了反映论的境况。反映论并未能对艺术是什么做出不存疑义的结论,对生活的不同认识,造成了反映论的不同旨意,过去的一段时间人们对于艺术是什么始终处于争论不休的状态,其原因不在艺术而在于人们对生活的认识的差异。放长一点看,这种对生活的认识的差异会永远存在。特别在今天,信仰的差异,制度的差异,生活方式与生活水平的差异,以及性别的差异,年龄的差异等等都是人们感同身受的现实存在,其差异的复杂化、深刻化,甚至胜于既往,它们是形成人们对生活的不同认识的基底。也许正是因为认识到人们对生活的认识存在差异的事实,今天的人们才会大致接受艺术多样化的存在现实,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人类理性增长的进步,人们已开始有能力比较现实地面对所遭遇的历史现实。只是承认艺术的多样化,容忍和接纳艺术多样化的存在,并不意味着对艺术的样与样之间表示同质化地肯定,在艺术的样与样之间仍然是可比较的,因此还会不断产生争执,甚或会永远有争执,因为影响生活的差异的因素永远存在,对生活的认识的差异遂亦成为永远,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艺术是生活的一部分,将艺术外置于生活只是对艺术的认识的存在,而不是艺术的事实存在,艺术事实上是不可能被从生活中剥离出来的,如果说有人类以来就有艺术,不如说即有人类就有艺术,艺术与人类是共生的,在这个意义上看艺术是人的部分,因而才能说艺术是生活的部分。就人类而言没有艺术的生活是不可想象的,没有艺术的的生活不是完整的生活,这是人类的宿命。至于艺术是什么,应当是什么,必须是什么,必然是什么,都是人们因为人们对艺术的不同需求而被不断演义,不断诠释的结果。

将艺术理解为生活的部分存在,或将艺术外置于生活的存在,会影响以至决定艺术的存在现实,它们的不同价值取向,会成为艺术事实存在的驱动力,近代以来这种将艺术外置于生活的驱动态势尤其孟浪,不断花样翻新的现代艺术印证了这一结果。强势的介入艺术的方向驱动几已成为现代社会影响艺术命运的基本规则。博伊斯企图抹平生活和艺术之间的间离性的理念与行为亦是一种强势驱动,我总觉得他的愿望或与其结果相反,他的理念与行动事实上愈发扩大了艺术与生活的距离,使艺术被错误地导向少数极端者的行为,愈发造成了艺术与生活的隔膜,并没有像他所期待的那样改变艺术精英化的趋势。历史地看艺术多半是日常化的,尽管如此,艺术在很长的历史时期里,仍可能是不同于其它人类行为的类属,在不排斥所有的人都可能创造并享用艺术的同时,仍然会有艺术的专门从业者,他们会像历史上一样为艺术建立相应的高度,引导人们对艺术的识断。艺术是生活的部分的存在是一个现实,将艺术外置于生活的存在亦是一个现实,这种状态或永远存在,不能改变亦无须改变,它们会衍生不同的艺术标准,这也许是避免艺术与生活疏离,而始终被人们向往和追求的必然,这既不意味着艺术与生活的决绝,亦不意味着对艺术相对独立存在的合理性的否定。

通常那些看去极端的理念与行为,只要不产生灾难性的影响也许仍有存在的合理性,它们会改变历史的沉闷与乏味,像一剂兴奋剂,使历史重新活泼起来,但它们常常会如过眼烟云,转瞬即逝。我总愿意相信,人类有足够的智慧与理性使人类的生存维持一种合理的秩序,即有合理的生存秩序,亦即不必憂虑艺术的秩序失常。

【责任编辑:托夫斯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