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概网评述 >> 七嘴八舌 >> 正文
突围当代艺术——韩啸艺术个案
作者:齐廷杰   《ART GUIDE》   2013-12-31
 

曾经在某一时期内代表前卫、先锋甚至是先进艺术形式的当代艺术,由于自身话语系统的生成、价值评判标准的僵化与种种外部现实的挑逗与诱惑,正越来越偏离其初设的逻辑轨道,具体而言,当代艺术是为了突破传统围墙的桎梏、打破传统艺术的权威以自由的名义自发生成,而目前的真实情况是,尽管当代艺术仍然强调自由、边缘、前卫、独立,当代艺术内部已然形成一套所谓当代艺术的权威、不承认其它艺术形式的合法性,“惟当代艺术是尊”,由此派生出“艺术圈子化”、“艺术江湖”,这在无形之中设立了当代艺术束缚自身发展的围墙或者系统,这一点,已然越发清晰的表现出端倪。如何避免当代艺术走向它曾经反叛的一面正成为艺术界思考的重点。在这样的形势与背景下,当代艺术亟需从内部逻辑系统出发,打破业已形成的思维惯式,需要新的活力点与思考点。从二零一二年起,当代艺术界出现了一个令人惊讶却又值得期待的艺术人物——韩啸,其以多重的身份架构以及独特的艺术形式引发艺术层面、学术层面乃至社会层面的讨论,以肉身经验出发,驾轻就熟于整形与艺术之间的模糊地带,用实验的艺术实践方式打破了当代艺术循规蹈矩、平静的局面,如同彭德评论的那样:韩啸的行为在陈陈相因的当代艺术圈产生新鲜感,带有突围的意味。

艺术界关注韩啸,基本的出发点在于韩啸以身体出发、以整形出发,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形下“横空出世”,强势介入艺术圈。2012年5月12日,在山东济南韩氏整形美容医院美术馆内,一场名为《手术:韩啸行为艺术展》的展览震惊了艺术界。此展以电视直播与网络直播的形式,将整个的丰胸过程以及在场者的身体反应乃至心理反应传播给更多的社会大众,展览一经呈现,冠以“艺术”名义的整形手术行为立刻引发质疑,这种质疑是双向的,一方面,大众层面基于艺术理论、艺术常识、艺术教育的匮乏,充当了一种看客的角色而忽略了此次整形手术行为中蕴含的艺术性,另一方面,韩啸是否具备完整的艺术逻辑系统与层层递进的艺术生发机制,仅仅“以艺术的名义”,使得艺术界持审慎的态度。质疑的核心问题在于一种长久以来形成的思维定性,即大众(包括艺术界)将关注的视角局限于韩啸只是一名整形医生,没有合法的“艺术家”身份。实际上,这些问题都出现在韩啸预设的问题情境中。

“当代艺术是什么”,围绕这一话题讨论了多年依然没有一种清晰的学术断定,久而久之,“当代艺术是什么”的话题不再是中心话题,“什么是当代艺术”成为了一种价值的评判标准。所以,韩啸的甫一亮相,便触及了这一终极话题并且隐含着一丝追问:是与不是并没有那么重要。这种观念,已经触碰到了当代艺术的壁垒。面对种种的质疑与追问,韩啸采取一种淡然的态度,并于2012年8月9日与8月19日先后在北京丽都医疗美容医院与今日美术馆举办个展。在丽都医疗美容医院依旧采取视频直播的方式将整个丰胸的过程呈现出来。假如将前两次的整形行为成为行为艺术的话,那么在今日美术馆举办的“今日不做整形”展览,韩啸有意识的增加了图片、影像、装置等元素。对此,理论家彭锋认为:“韩啸的行为,可以在众多的艺术理论中找到支持,但是韩啸的行为是不是当代艺术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当韩啸的行为被宣称为艺术时,它所引起的关注、质疑、讨论以及所有可能触碰到的问题,无疑会加深业界对诸如此类问题的思考,这种思考比韩啸的手术是不是艺术更重要”。

由此看来,韩啸提供给当代艺术的思考,不只是作品本身,抛却作品是否成立不说,单就“韩啸现象”引发的对于当代艺术运作模式、语言的生发系统以及更大范围内的学术套索来说,成为一种新的趋向。近年来,艺术界对持续发生的跨界行为持更加开放的态度,比如诗人芒克跨界创作当代艺术,这在某种程度上表明当代艺术自内而外的向心力。当韩啸以“整形”、“手术行为”跨入当代艺术的行列,将手术行为与展示行为并置为一种更为“观念性”的综合作品,测试出当代艺术的延伸与内涵。当代艺术界对于韩啸的态度,也在某种程度上表明一种姿态。

实际上,韩啸对于艺术生发的逻辑性与持续性也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假使韩啸的艺术尝试戛然而止的话,前面一系列的行为也仅仅是一种“以艺术的名义”的表演,虽然“人人都是艺术家”的论调满天飞,这只是一种基于社会层面的戏谑。2013年10月,韩啸在尤伦斯举办了由管郁达策划的“肉身的力量——韩啸的手术刀”,在这场为期一天的展览中,韩啸作为一名整形医生为自己动刀整形,这在医学范畴内是大忌。对此,管郁达认为,“肉身的力量”是一种返观历史、梳理线索的回顾,也是一个提示问题、生成意义的前瞻,带有一种不断生成建构的文化理想主义的乌托邦气质。当此展完成后,由蔡青策划的“韩啸行刀天下”行为艺术项目又在捷克行为艺术双年展展出,韩啸在捷克Country Museum美术馆做“属于自己的身体”行为艺术,为自己整容,再陆续抵达卢森堡、比利时、德国、芬兰等国家,征集整容方案并由韩啸加以实施。由此看来,“肉身的力量”意识着一种总结,从“手术”、“整形”到“肉身的力量”再到“韩啸快刀天下”,韩啸已经初步明晰了他的艺术创作线索:在整形的外表下,突破地域、身份、性别的界限,始终以身体作为表述的媒介,实验性的将跨学科、跨知识领域通过手术行为糅合在当代艺术语境中。

也许,若干年后,韩啸才会被真正认知。记忆或者遗忘,历史自有选择。


【责任编辑:莎拜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