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概网评述 >> 专家论道 >> 正文
默认值与自定义:川美教学及其他
作者:王小箭   概·中国网   2011-04-27
 

在川美油画系第十四届年展研讨会上,我用安装软件常见的两个选项,“默认值”与“自定义”,对川美教学特点进行了概括,此前,我一直借用王林说的“体制外教学”。

在软件安装上,默认值安装是第一选项,这个选项包括软件的全部程序和功能,使用者通常不假思索地选择默认值安装,于是所有这个软件的使用者电脑上都有这个软件的全部程序与功能。自定义安装经常要受到提醒你不要冒然从事,除非你非常熟悉电脑操作。自定义安装并不是为所欲为,因为安装的也是程序。

任何一个学科都要有自己的默认值设置,否则不成学科。任何一所院校的课程设置都有自己的默认值,否则不成大学。过去谈川美教学,通常都是谈它与其他美院的不同,这也是我借用王林说的“体制外教学”的原因。但这种特点谈多了,容易产生川美忽视基础教学的误解,不论是校内还是校外,是学生还是老师,于是“体制外教学”的说法受到部分教师特别是兼任教学管理的教师的反对。现在好了,川美教学既有与众相同的“默认值”,又有与众不同的“自定义”。没有默认值不是美院,没有自定义不是川美,这下翁凯旋满意了。

之所以讨论川美教学特点,主要是因为川美学生在当代艺术中的突出表现,那么这又与川美教学特有的自定义部分有何关系呢?我认为,传统艺术基本上是默认值艺术,所有人安装了相同的知识与技能“软件”,采取相同的作业方式,肯定相同的质量结果。现代艺术是反默认值艺术,其出发点和归宿是挑战传统艺术的各项默认值,造型默认值、技法默认值、材料默认值、审美默认值,直到艺术是什么这个基本默认值。当代艺术是自定义艺术,它已经不挑战传统,也不遵从传统,而是面对无限可能性的自由选择,所以在西方学科分类里叫“自由艺术”,又所以艺术家往往需要自定义,而川美教学的自定义部分就特别有助于学生从统一的基础教学(默认值)逐渐走向艺术的自定义。当代艺术批评就是对艺术家的自定义部分做出阐释和理论上的确认。

默认值和自定义这对概念已经概括了川美教学与艺术史,也就是说已经有了初步的普遍实用性。如果达到哲学的普遍性,那就成了一种哲学,亦即普遍适用的认识方法和阐释方式。

很多朋友都知道我给学生特殊培训并介绍工作,特殊培训就不说了,可以涵盖在川美自定义教学部分,这里主要用默认值与自定义谈学生的两种就业选择。在我看来,多数学生的选择属于“默认值”,也就是社会普遍认为的“好工作”:稳定、收入高、体面、轻松、环境优雅,极少数学生选择自定义,好听叫独闯,难听叫混。自定义并不是不工作,也不是违法经营,而是有自己的特定目标选项,然后通过各种努力不断接近这个目标,在美术圈,自由艺术家与独立策展人是典型的自定义职业,而在院、机构、媒体工作则属于默认值,两边都沾的属于半自定义,这种情况在川美相当普遍。

对于人的成长过程与人类社会的发展,默认值与自定义同样适用。人从小受到的教育都是安装社会默认的知识、能力、观念、理想、行为准则等等,特别是在中国,所以人普遍没有独创性,都是在某一社会阶层“活着”,特别是在中国,所以《活着》在中国出现并走红。社会发展史基本上是默认值的发展与变化,变化多起于自定义,成功的自定义会逐渐发展为普遍的默认值。默认值强大到使人承受不了的时候,新的自定义就会出现。比如毛思想开始是自定义,逐渐成为默认值,到文革时期毛选成为唯一的著作,所有公民每天都要手握“红宝书”早请示晚汇报,到了整个社会受不了的程度,于是新的自定义出现了,这就是改革开放。从此,“先富起来”成了最重要的自定义项,刚开始是个别人大着胆子辞职下海,逐渐形成下海经商潮流,“富”也就变成的全社会共同理想和追求,现在,这个默认值又有点让人受不了了,青年人要么成为车奴房奴,要么成为剩女剩男;整个社会,一边是普遍的缺员(因为找不到合适员工),一边是普遍的失业半失业(因为找不到理想工作,主要是高收入工作),浮躁、焦虑、纠结成了折磨全体社会成员的病魔,于是淡定和幸福指数成了新的自定义选项。

这对概念同样适用于对人的行为的区分,小偷就是把偷窃设成可自己行为的默认值,所以他不会再对自己的偷窃行为进行道德判断,而只考虑怎样得手,不是小偷的人,有时不是没有偷窃欲望和偷窃能力,只是没有把偷窃设为默认值,所以会在偷与不偷之间犹豫,当然也有把不偷设为自己行为的默认值的。职业性服务者也是这样,她已经把这种服务设为自己的默认值,因此只考虑怎样服务和收益,不会再考虑这种行为的道德问题。逆反性格的人都是默认值的挑战者,顺从性格的人都是默认值的遵从者。这里挑战默认值并不等于自定义,只有发明创造才属于自定义。中国教育,从家庭到学校都极力强化默认值,所以出来的学生不是顺从就是逆反或滑头,很少有发明创造,加上中国社会的攀比默认值,炫耀、嫉妒、争斗就成了整体民风,赶超冲动大大超过创造冲动。

暂时就写这些吧,我不是也不想当哲学家,能对自己有用就够了,能为更多人共享更好。

【责任编辑:齐廷杰】